百书楼 > 亚博2018娱乐 > 我的野蛮老祖 > 第825章 喝多了 嗯嗯
????殷主任捧着谱册翻了一阵,确认无误,又看了眼拢共的总数,一共是二百七十七枚中阶灵石。这个数儿却是超了他的预算,这货在宝材谱和草药谱上没花啥钱,没想到却被许忘筌那老货坑了一笔。一个没留神,那老小子竟然偷摸在经卷册里勾了几十本经卷,让殷主任出了不少血。

????就算是给花狸峰的教育事业投资了!殷主任招呼殷公丑与那执事往后头去结账点验货品,然后亲自往云雀阁那边跑了一趟,花狸峰百十口子能来这拍卖会,全是承人家楚阿大的情,总要当面谢过才行。

????哪知楚阿大竟然没来,由李天蠍陪着去了皇城,据说是因为大幻影的事情,皇城那边儿的要量太大,以至于幻阵匣子供不应求,需得楚阿大亲自出面来协调才行。

????没来也好,殷勤瞟了一眼旁边棚子里正与铁翎真人说话的云裳,感觉轻松不少。也不知这二位以前有过何种过节,总之对于殷勤来说,能不让这两主儿见面,那是最好。

????殷勤被云雀阁的一位主事客客气气地送到地字号的门口,刚转个弯还没进天字号的棚口,就见车马店的陈老头在角落里朝这边张望。与他目光一碰,陈老头眼睛放光,屁颠屁颠儿地跑过来,满脸堆笑道:“殷小哥儿让我好等。”

????殷勤在车马店露了根脚,也是他有意为之,却没想到陈老头竟然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他笑呵呵地拍着陈老头的肩膀道:“不知陈老在此久候,是殷勤失礼了,怎么冯老板那边有话捎来?”

????陈老头摇摇头,言辞闪烁道:“东家那边暂时还没啥事,倒是昨儿个小哥在车上跟我提过的事情,有些眉目了。”

????“哦?!”殷勤眉头轻轻一跳,将陈老头拉到一边,低声道,“老哥说的可是那烧火的家伙?”

????殷勤昨天去到车马店的路上,倒是与陈老头提过一嘴,问他有没有门路介绍个售卖鼎炉的主儿?

????陈老头问他,需买哪种?是炼器的还是炼药的?

????殷勤道,两种都要。

????陈老头心中嘀咕,炉鼎这种东西不但价格不菲,而且那种可以用来炼制法器的炉鼎,更是属于武朝严格控制的修炼资源。尤其是那种能够炼制高阶法器的炉鼎,更是每一件都要在武朝兵部与工部分别登记造册之后,才准许售卖交易。

????蛮墟荒原炼制法器的炉鼎大致可以分为三类,其中品质最高的当属官鼎也叫皇鼎,也就是由武朝军械监出品的专门为武氏内部炼器所需的炉鼎,属于严格禁止外传的管制资源。这种鼎炉被称为皇鼎,顾名思义除了武氏一族,包括四大门阀以及六大宗门的其他势力,按照武朝法令都是不准许使用的,一经查出便是谋逆灭门的重罪。

亚博2018娱乐 ????能够达到皇鼎级别的鼎炉最少也要能够炼制法宝才行,皇鼎之下,当属宗鼎,从字面意思上说,就是由各大门阀以及修炼宗门的自行炼制的私用鼎炉。不过蛮荒宗门之间的炼器水准良莠不齐,彼此间的差距实在不是一般的大,比如万兽谷这种宗门,号称七大,却连一只能够炼制高阶法器的鼎炉也造不出来。各方势力,真正能够扛起宗鼎二字的,只有坠星海畔的铸剑谷与行踪莫测的七杀门。这两家出品的高品鼎炉,在炼器宗师手中也能炼制出法宝以上的宝器来。除了明面上这两家宗鼎之外,四大门阀中东边的陆阀以及南边的凌阀,炼器水准也都非常之高,虽然见不到其私铸的鼎炉流出坊间,仅从其家族私自炼制的种种高品法器就能推断其铸鼎水准不在宗鼎之下。

????除了上面两种,蛮墟荒原上最常见的鼎炉便是各家私自铸造的土鼎,这种鼎炉也号称能够炼制法器,却顶多炼制个中阶而已。而且炉火温度都难控制细微,稍不注意便是火候出差错,以至于前功尽弃白白浪费了宝材资源。

????正是因为这炼器的炉鼎如此稀缺,陈老头听殷勤提起这个话头,也只说炼丹的鼎炉还好说,炼器的鼎炉品质稍微好些的就很难,最后他倒是留了个活话,说是会帮他留意这。

????殷勤眼下最缺的就是鼎炉,其他的宝材还好说,只要肯花钱,总能找到一些,唯独鼎炉这种东西,武朝捂得忒严实,除非能找到门路,外行人有钱也没地方买。鼎炉之难寻,就连楚阿大那边被他软磨硬泡,也只答应售卖三十六个可以炼制高阶法器的小鼎给他,而且张口就要一千八百枚中阶灵石。

????殷勤这边倒是有个炼器的大宗师,问题那老货现在是个鸟人,动动嘴儿还行,鼎炉却是要大师级别的高手亲自上手铸造才行。

????殷勤原本对这事没报多大希望,没想到陈老头竟然主动上门,让他有种意外之喜的感觉。

????陈老头看看左右没人,这才支支吾吾地先讲了一通故事,说是有个门路,乃是他大舅子的路子。陈老头的大舅子姓房,原本一直武朝驻扎坠星海的军中效力,前些年走了霉运竟然轮值被发派到北边的铁荆城效力。后来铁荆城的城中办事不利,不但被免了差事,还直接上了铁枷锁回了皇城,据说到现在人都脱了几层皮了,仍在地牢里关着呢。至于这房大舅子,当时也吃了挂落儿,被他城主拖累,差点儿就下了大狱。多亏家中变卖财产,几乎将家财散尽才总算将人捞了出来。

????这房大舅子从监牢里出来,便回了坠星海的老家,仗着原先打下的一些关系,做起掮客生意来。巧的是,房大舅子前些天正好来西边办事,顺便将当初从亲朋好友处拆兑的欠债还上。陈老头见这房大舅子容光焕发,一副否极泰来的模样,便与他吃酒攀谈,旁敲侧击问他做的什么生意,怎么这么快便翻身了。

????当时那房大舅子任他如何打探,只是笑而不语,直到昨晚上,才被陈老头探出一些线索出来。

????。。。。。。

????又和山东哥哥们喝酒啦喝多了嗯嗯

????打赏的道友们明天再谢( 我的野蛮老祖 http://www.baishu6.com/3_3230/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