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都市yabo sports官网 > 重生资本狂人 > 第0478章 凯瑟克兄弟齐心,可断金否?
    高兴实业正式宣布增购置地股票,进入第三天。

    香江市区的街道、站点、食肆……人流开始密集起来,并且不时地响起熟人打招呼的声音。

    其中,最具代表性、最引人注目、最彰显比格的对话模式是这样:

    “早!”

    回应伴随着哈欠声,“早。”

    “昨晚没休息好吗?”

    “这不,恰好手上有置地股票嘛,所以昨晚看电视就看得晚一些了。”

    “那您可真是股坛高手!”毫不掩饰羡慕之情的奉承接踵而至,“昨晚的电视我也看了,真是想不到,这才几天的功夫啊,置地的股票竟然一下子涨到了一百多,有一千股就能买楼了;有一万股就成百万富翁了,您实在赚大了!”

    “我可不敢称股坛高手,只不过在前两年置地发行新股的时候,用闲钱买了一些,本以为这么大的公司,应该回报不错,可没想到股价一直萎靡不振,分红也只能说聊胜于无,搞得我都快忘记手上有这只股票了。”

    “那您就是财运到了!看高兴实业和怡和争得这么厉害的样子,置地的股价还会往上涨吧?”

    “涨不涨取决于怡和能否拼过高爵士的财力,拿出更吸引力的回购方案来。我估计,怡和已经山穷水尽了,高兴实业报出的一百零一元价格,可都是现金,诚意方面不是怡和能比的。”

    “您有这些高见,而且心态那么好,还说自己不是股坛高手,真是太谦虚了。”

    这位幸运者本来是挺稳重的一个人,但最终还是抵挡不住一片溢美之词,以及无数艳羡目光的威力,说了一句“过几天我请喝茶”后,迈着六亲不认的拉风脚步,去忙自己的事情了。

    ……

    高弦和怡和之间的这场突然而至的媒体对攻,除了让幸运者、围观者彻夜未眠之外,也让靠话题谋生的媒体行业,以及诸如财经分析、股市评论等等的与传媒工作交叉的从业者,加班了一整夜。

    最手忙脚乱的,可能要数各家报社了,基本上排版都要做一番调整,如果第二天的报纸头条,不是“置地收购战进入白热化阶段”,还有资格在这个行业里混下去吗?

    电台电视台倒是随机应变快,btv和佳艺电视都在早间新闻时段,回顾了昨晚的置地收购战最新动态,就是苦了丽的电视,爹不亲娘不爱,没有得到第一手的素材,只好以立场中立为噱头,参与到这场媒体盛宴当中。

    当然了,这里面不光是回顾和分析,btv便播出了高兴实业的最新公告,正式提出了进入置地董事会的要求。

    有了这个消息,香江各路媒体当然要派出记者跟进采访,一时间,两家公司总部大楼下人满为患。

    ……

    昨天整个晚上都没休息好的西门·凯瑟克,一边拉着脸,坐在会议室里,阅读高兴实业送过来的正式要求加入置地董事会的文件,一边等待亨利·凯瑟克的到来。

    亨利·凯瑟克所搭乘的航班,已经到了香江空域,以其曾经担任怡和大班的资历,怡和高层还真有点盼星星盼月亮盼得望眼欲穿的架势。

    当看到记忆里仍有印象的一系列香江标志性景物的时候,算得上故地重游的亨利·凯瑟克,在心里有一种难以为外人道也的复杂情绪。

    当初四十岁不到的亨利·凯瑟克,早早地便从怡和大班的位置上退下来,原因很多,除了身体健康、不喜欢香江的湿热气候、计划进入政坛发展等等之外,也不排除没抢到牛奶公司的失意。

    可等回到英国本土后,亨利·凯瑟克的失意更多了,最为重要的参选议员目标没能达成,以至于整个人都被打击得开始放飞自我了,

    被纵情声色掏空了雄心壮志的亨利·凯瑟克,这次来香江,主要是给尚有进取之心的兄弟西门·凯瑟克当参谋,以助其坐上怡和大班的位置。

    出了机场,坐进前来迎接自己的汽车,亨利·凯瑟克拿起香江本地最权威的英文报纸《夏华早报》翻了翻,一眼看到了高兴实业增购置地股票的大幅广告,顿时大倒胃口。

    当汽车穿过海底隧道,进入中环区域时,位于显着位置的高兴实业增购置地股票广告,再一次扑面而来,让早就习惯了安逸的亨利·凯瑟克,感觉到了久违的沉重压力。

    避过大批记者,亨利·凯瑟克进入怡和总部,首先和西门·凯瑟克做了一番私下里的交流。

    “伦敦那边筹集到的第一批资金已经到位。”不管能不能算得上好消息,亨利·凯瑟克第一时间交代了自己带来的筹码。

    在自家兄弟面前,西门·凯瑟克也没必要掩饰自己的悲观,无力地说道:“无济于事了,高弦显然做了非常充分的准备,我们的策略抵挡不住强大的力量,偏偏惠丰银行和总督都选择观望。”

    “你来的路上,应该已经知道了吧,高兴实业要求加入置地董事会,人很快就过来了,其目的不外乎防备我们在置地内部的动作。”

    “我们控制的九龙仓股票,分散在怡和、怡和证券、置地三家公司名下,置地一旦失守,也就意味着进一步失去了九龙仓的控制权。”

    亨利·凯瑟克到底是曾经和高弦正面交锋过的人,语气里透着一股韧劲地说道:“高弦能用一百零一元的价格吃下三千万股置地股票,那全面收购呢?我就不信了,他的现金无穷无尽不成!”

    西门·凯瑟克叹了一口气,“高弦控制着两家银行呢。”

    亨利·凯瑟克阴阴地一笑,“那就从那两家银行入手,总而言之,高弦想拿下置地,没那么容易!”

    西门·凯瑟克眼前一亮,“亨利,我们想到一块了,高弦掏光两家银行的存款,无异于头脑发热地自寻死路。”

    ……

    这哥俩正冒着坏水,置地总经理鲍富达敲门通知道:“高弦已经带着人,到大厦门口了。”

    西门·凯瑟克扒着窗户往下看了看,鼻子都气歪了,只见长长的车队蔚然可观,那气焰别提多嚣张了,偏偏上百的媒体记者,如同见到亲爹一样簇拥着,此起彼伏的“高爵士”声,听得一清二楚。( 重生资本狂人 http://www.baishu6.com/2_2352/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