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楼 > 网游yabo sports官网 > 最后一个炼金师 > 正文卷 第二十三章 愿为点灯人
    离开草坡村后,罗森一行人继续朝桑德兰镇走去。

    走了一会儿,安妮看了眼玛丽,又看了下罗森抱着的小爱丽丝,低声道:“罗森,你准备把她们带到哪去?”

    一路上,罗森也都在想这个问题,见安妮问起,他便道:“其实,我想把她们带到桑德兰小镇去。”

    现在已经下午两点多了,很快就会天黑,天一黑,怪物就会出现,野外会变得异常危险。靠安妮一个人,不见得能保护所有人。进小镇寻求庇护,是最好的选择。

    安妮眼睛圆睁,满脸不可思议,她将罗森拉到一边,凑在他耳边,压低声音说道:“罗森,你要想清楚,这病可是会传染的,可能前期中期威胁不大,但到了浑身长满脓疮的地步可就不好说了,小镇上有好几千人,万一.......”

    罗森轻声道:“放心吧,这点我已经仔细考虑过。这个病,其实不怎么会传染,要不然,五年多时间,草坡村不会只出现20个病人,你说对吧?”

    “似乎有点道理,但我还是心里发毛。”安妮半信半疑。

    罗森解释道:“我不是随便说的,我刚刚用我的炼金力量自己检查过小爱丽丝和玛丽的身体。我发现,即使到了现在这个地步,让她们生病的邪气仍旧只存在在她身体中,并不会散布出来。普通人,只要不直接碰到她们的身体,就不会染病。”

    说完,他转头对玛丽道:“是不是这样,玛丽大姐。”

    玛丽有点不确定:“前几年是这样的,除了我们之外,村里一个都没得病的,但最近一年半情况就变了,村子里很多人从来没有碰过我们,可他们都得病了。”

    她这么一说,安妮更加忧虑了。

    罗森却冷冷一笑:“村子里其他人生病是真,但他们的病,和你们有没有关系就是另一回事了。我现在已经可以肯定,其他人得病是另有原因,绝对不是因为你们!”

    “真的?”安妮和玛丽异口同声地问。

    “我确定!”罗森点头,这个结论不是猜测,也不是和梅毒病症雷同而得出的臆断,而是他利用炼金力量观测后得出的事实。

    安妮立即问道:“可他们为什么得病呢?”

    罗森耸了耸肩膀:“谁知道呢?也许他们都去桑德兰镇子里找了风骚娘们,也许是有人故意让他们得病,一切都要仔细调查才能知道。”

    听到这里,安妮品出了一些味道:“罗森,你是怀疑村里的那个魔......”

    “嘘~”罗森摇了摇头:“一切还没有定论,不要乱猜。”

    他继续说道:“除了安全因素外,也只有在桑德兰小镇,我们才能弄到炼金设备,才能合成治疗疾病的药剂。”

    自从击杀吸血鬼后,安妮对罗森就十分信服,现在他既然确定疾病不会传染,她也就放心了,想了想,她说道:“我们这么进镇子是不行的,被人看见肯定会被赶出来。”

    罗森点头:“这的确是个大问题,但我已经想到了办法。安妮!”

    “什么事?”安妮下意识站直身体。

    “你先赶去桑德兰镇,买一辆带篷的马车,在偏僻处租个或直接买一个带院墙的房子,然后赶马车回来接我们进城。”

    安妮不放心:“这荒郊野外的,你们会不会太危险?要是遇到怪物可怎么办?”

    罗森坚持道:“没事的,你看,玛丽大姐腿瘸了,我还抱着个小姑娘,这一路走过去,实在太累了。”

    见安妮还是不大愿意,罗森笑道:“你要真不放心,就速去速回。要是拖到晚上,那可就真的危险啦!”

    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罗森语气很轻松,但安妮却能感觉到他坚决的意志。这个小家伙明明才14岁,却特别的有主见,而且一旦决定干一件事,就会一直干到底,而且他的选择往往是正确的。

    这一点,从他设计击杀吸血鬼的整个过程时就表现的淋漓尽致。

    没法子,安妮只能拿出自己手弩递给罗森:“那我现在就赶去桑德兰镇,这个你拿着防身。”

    “好。”

    手弩是大杀器,威力大,又简单易用,罗森一个人在荒郊野外也有点心慌,有这玩意就安心多了。

    他将手弩挂在腰上,又嘱咐道:“到了桑德兰镇里,你要买两把用上好鱼鳞钢打造的钢剑和银剑,然后再买一件质量上乘的钢鳞皮甲。对了,别忘了找草药医生买几瓶绿晶膏备用。玛丽的大姐的腿伤也需要那玩意。”

    安妮一听,就忍不住喊起来:“不行不行,这绝对不行!绿晶膏是没问题,但你说的装备都非常贵。一件钢鳞皮甲最少要100朗特,鱼鳞钢打造的武器更贵,一把钢剑要300朗特呢。这样的武器我可买不起。”

    任何时代,武器和装备都是烧钱的玩意。冷兵器时代的刀剑,就相当于热兵器时代的军火。好军火,没有不贵的。

    “用我的呀,钱箱里的钱足够了。就算我借你的。”罗森提醒道。

    安妮很有些意动,对一个追猎者来说,一把好剑拥有莫大的吸引力,迟疑了好几秒后,安妮还是坚定地摇头:“不行,那是你的钱,你以后重建庄园要用的。我不能动,就算借也不行,我还不起的。”

    罗森忍不住挠头,没办法,他只能用杀手锏了:“安妮,你当我是朋友不?”

    “是啊,我们当然是朋友。”安妮有些不明白罗森的意思。

    罗森脸色一沉:“你要是当我是朋友,那你就听我的,去买好装备。我和你说,这点钱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我轻易就能赚回来。相比之下,我更看重的是我们之间的友情,这才是无价之宝。你要是连向我借钱都顾虑这顾虑那的,那就是瞧不起我。那咱们就不必同行了,趁早一拍两散!”

    “啊~~~”安妮再次手足无措,虽然才认识两天不到,但两人共同对付高阶吸血鬼,是历经过生死的战友。最重要的是,罗森这人,一点儿都不在意她变异人的身份。

    在她心中,罗森早就已经是个非常非常重要的存在了,对方竟然要因为这点事和她绝交,那是万万不行的。

    “那.....那好吧,我去买。不过这钱算我借你的,我一定会还给你的。”

    “这才对嘛,钱的事你想什么时候还就什么时候还,不急。”说着,罗森抬头看了看天色,已经是下午两点半左右,如今是深秋,日子短,很快就会天黑,他便催促道:“好了好了,快出发吧,时间不多了。”

    “那你一定要小心啊。”

    “我知道啦,我们会躲在路边草丛里等你回来。”

    罗森一边说,一边抱着小爱丽丝走进了草丛,玛丽大姐也一瘸一拐地跟了过去。

    安妮见三人都躲好了,便发足朝桑德兰方向狂奔过去。

    她全速奔跑时,速度非常快,以罗森的目力,就看见一个影子飞快远去,大约半分钟,他就看不清安妮的背影了。

    他心生感慨:‘啧啧,变异系追猎者的身体真是强悍啊。就这奔跑速度,一秒钟得有20多米,和骏马差不多,真是厉害。’

    安妮走后,草丛里就安静下来,偶尔有风吹过来的时候,才能隐约听到一些响动。

    等待的时光很无聊,罗森先将小爱丽丝轻轻放在身边,又将安妮的手弩拿出来,上弦,装上弩箭,小心放在身体另一边。

    ‘这玩意威力不错,就是装弩箭实在麻烦了点。等到了桑德兰镇后,如果有空,我得想办法弄一把连发火枪出来。”

    火枪这东西,如果是大规模生产,那就需要标准化和高度发达的分工合作,但如果只单独做上一两把,那只需要熟练的工匠就能完成。如果借助炼金力量的话,那就更加轻松了。

    正想的出神呢,罗森忽然听到怀中小爱丽丝低声道:“妈妈,我饿。”

    罗森一愣神,暗叹自己糊涂,他急忙打开行李包裹,从里面拿出一块之前没有吃完的烤面团,掰开两半,一块递给小爱丽丝,一块递给玛丽大姐。

    玛丽大姐眼睛一亮,吞了口口水,却没伸手去接,她指了指自己喉咙,摇头道:“疼,不想吃,给我女儿吧。”

    罗森便将所有烤面团递给小爱丽丝,想了想,又拿出水囊,从身边摘了一张宽阔的草叶,往草叶上倒了些水递给玛丽:“那喝水吧。”

    这回玛丽没有拒绝,接过草叶,将清水一口喝了个干净。

    另一边,小爱丽丝拿到烤面团后,大大的眼睛猛地一亮,也顾不得嘴巴边上的一个脓疮,先咬了一口,然后开心地叫起来:“妈妈,真好吃!”

    玛丽尚未失明的左眼中流出温柔的目光:“慢点吃,慢点吃,别噎着。”

    “嗯~”

    小爱丽丝答应了一声,然后就如一只小仓鼠似的,小口小口地将烤面团吃了个干净,吃完后,喝了一大口水,又打了个饱嗝,被病菌侵害的小脸上露出了满足的笑容。

    她还没忘了罗森,转头对罗森一笑,怯生生地说道:“谢谢哥哥。”

    罗森心中猛地一震,升起一股浓浓的怜惜,忍不住伸手轻轻摸着小爱丽丝头上稀疏的头发。

    小爱丽丝朝罗森怀里歪了歪脑袋,慢慢地,眼睛闭了下来,又过了一会儿,她呼吸变缓变轻,竟然睡着了。

    罗森心中轻轻叹气,他曾经看过非洲饿死小男孩的照片,原来他以为这一切离他很远很远,所以心中虽然有感触,但看过没多久也就忘在了脑后。

    但现在,他亲眼看到这个可怜的小女孩,心中有根弦被重重地拨动了:“或许,我应该做些什么,去改变这个异界。但,我该怎么做呢?”

    ‘是成为领主,种田存粮,积累实力,去发展现代科技?不,这可能性不大,这世界极其看重血脉,如果不是贵族,根本没可能成为一方之主,就算用阴谋诡计勉强当上了,那所有的精力就得花在维持权力稳固上,根本没时间干其他的事。’

    地球华夏汉末时,也是门阀世家林立的时代,最讲究血脉。曹操是何等枭雄,也只能挟天子令诸侯,自己不敢当皇帝。论政治手段,罗森自问十个自己也比不上曹操,他去当领主争霸天下的话,肯定是属于活不过三集的龙套。

    罗森继续思索:‘争霸的路若是走不通,还想要改变世界的话,那就只能从思想入手。’

    从思想入手,也还有两条路。

    一条路是成为圣者,古有孔子、耶稣、佛陀、穆罕穆德,近代的还有圣雄甘地、马丁路德,他们都是以自己的精神力量号召众生。

    这一条路,罗森也没法走。这个方法,弄的好是圣人,弄不好就是一条神棍,说不定还得遗臭万年。

    更重要的是,无论耶稣,还是佛陀,都没能真正地让世界变得更好,他们只是让芸芸众生变得更加愚昧,变得逆来顺受,变得更加适应苦难而已。

    说难听一些,这是一条驯化奴隶的路。

    这么一来,就只剩下最后一条路了。

    这一条路,起源于古希腊,而后消亡近千年,随后又在近代西方重新复兴,并在数百年间传遍全世界。它迅速地改变了世界的面貌,并让人类从卑微的动物群体中脱颖而出,成为如神明一般的生物,俯视众生。

    这就是科学之路!

    ‘自然和自然的规律都隐藏在黑暗中,上帝说,让牛顿降生吧,于是世界一切都是光明。’

    以牛顿为起点的近代科学之路,最重要的一点是什么?

    这个秘密就隐藏在牛顿的那本书中,书名叫做《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

    这本书最让人动容的,不是它讲述的知识,而是它展现出数学和自然规律的完美结合。

    这本书让芸芸众生知道,原来数学可以如此完美的描述大自然的规律,甚至可以描述天上星辰的运动,那里曾经是上帝的禁区。

    在牛顿之前,从来没有人如此系统的干过。在牛顿之后,无数人追随他的脚步。

    罗森发现,他现在所处的这个世界,自然和自然的规律就隐藏在黑暗中。

    这个世界同样有无数智慧者,有无数天赋者,但他们却一直在黑暗中行走,如同盲人摸象似的,偶尔运气好,会触碰到一些自然规律,但为什么会这样?

    没人知道。

    罗森低下头,看着怀中正在受难的小女孩,小家伙吃饱喝足后,已经陷入了梦乡。在睡梦中,她削瘦露骨的小脸上,显出一丝甜甜的微笑。

    这一刻,罗森心中再没有迷惑,他轻吐一口气,心中低声说道:‘整个世界都沉浸在黑暗中,既然如此,就让我......来点燃第一盏灯吧。’

    彷如佛祖悟道菩提树下,罗森抱着小女孩坐在深秋的草丛中,心中无比宁静。

    也就在这时,他忽然感到一丝不对劲。

    ‘什么情况?’

    他沉下心神,炼金天赋随之被激活。

    他立即就发现身体周围的元素出现了异动,他身下的大地似乎变得非常活跃和躁动,就好像地下埋着一颗即将爆炸的炸弹似的。

    罗森猛然惊醒:“有魔法师在偷袭我!”( 最后一个炼金师 http://www.baishu6.com/0_142/ 移动版阅读m.baishu6.com )